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妾乃状元郎》最强状元上门郎txt 平胸小受文 妾乃状元郎网盘

更新时间:2020-02-13 08:14:03

《妾乃状元郎》最强状元上门郎txt 平胸小受文 妾乃状元郎网盘 已完结

《妾乃状元郎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酒涩飞香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端木凌,凌风

主角是端木凌,凌风的小说《妾乃状元郎》此文是酒涩飞香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这端木凌风本是京城最大镖局从云镖局的少东家,也是老东家端木恩的独子。端木家经营从云镖局已经四代,人脉之广、财力之厚、信誉之高绝非...展开

《妾乃状元郎》免费试读

这端木凌风本是京城最大镖局从云镖局的少东家,也是老东家端木恩的独子。端木家经营从云镖局已经四代,人脉之广、财力之厚、信誉之高绝非一般镖局能够企及的。不过,自七八年以前,这位端木老爷子就渐渐将镖局庞大的生意交给儿子凌风掌管,甚至这几年索性丝毫不过问,一心“游山玩水”,一连几个月见不到面,连凌风都不知道他爹到底在哪。

今年端木凌风才二十岁,却已经是走南闯北的“大人物”了。江湖上但凡有头有脸的英雄好汉,听到“从云镖局当家人”这个称呼,无一不想到的是年轻有为的凌风公子,当年一杆铁枪挑天下的端木恩老英雄已经是昨日黄花了。

可惜的是,八月初七的晚上,一场大祸毫无征兆地劈了下来。

那天,端木凌风刚押镖回来,一个人也是寂寞,他在内院干坐了一会儿,便叫来几个兄弟玩骰子赌钱,打发一下无聊的秋夜。

赌的正高兴,新入行的小猴子气喘吁吁地跑进来,拉着他朝外跑。端木很不耐烦,训斥他说:“小猴子,你闹什么幺蛾子,火急火燎地,要投胎去吗!”

其他兄弟跟着哄笑起来。

“快……”小猴子还是喘,“当家的……当家的叫你快跑!”

“啥?”端木一头雾水,“我爹回来了?”

“是。在外面!”小猴子指着门外的方向喊。

端木凌风意识到局势的严峻,毕竟他父亲在江湖上少有敌手,这次却在门外焦急地让他逃跑,怕是遇见大祸事了,但端木凌风还是要出门一探究竟。大伙儿顿时也神情严肃,跟着他快步跑到外堂。

从云镖局的飞虎堂是当家人议事的地方,平时很少有人,更别说晚上,可今天却堆满了人。所有的兄弟们,不论是镖师、副镖师,甚至是跑堂仆役,都在这里,里里外外围成了好大的一个圈子。层层的人群中间,隐约躺着几个人,虽因为天黑还未认清身份,但凌风心里咯噔一响,飞身而去。

躺在地上的人里,当然有端木恩,还有一个镖局元老宏师傅和一个坐堂长兄,平时喜欢跟着端木恩四处闯荡,很受凌风尊敬,但现在,他们已经浑身浴血,气息奄奄。

凌风一把抱住父亲,查看父亲身上的伤,可密密麻麻的伤痕浸着血,纵然是在众多火把的照耀下也鲜艳刺目,又能止住哪一个呢?凌风铁打的汉子,竟一时手足无措,痛哭着嘶吼出来。

许是凌风的碰撞触到了端木恩的伤口,端木恩紧皱眉头,悠悠转醒。他看着失态的儿子,忽而推开他,奋力喊叫着:“快跑!快跑!”

凌风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紧紧抱着父亲,问:“是谁?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的?爹,爹,你快告诉我,谁要杀你?”

“不要问为什么,快跑!”端木恩几近乞求道。

未等端木凌风有任何举动,人群外围不知哪里冒出了二十来个身穿黑色劲装、罩着黑色斗篷、护着金边面具的杀手。他们手持短刀利刃或强弩吴钩,见人就杀,下手狠绝,而且行动极快,个个如地狱恶鬼。如此阵仗,这行凶之人不言而喻。

眼见着倒下了六七个兄弟。端木凌风终于从悲痛中清醒过来,他顿时血气上涌,抽出随身宝剑,一跃而上,朝杀手们砍杀起来。其他兄弟也多是从血雨腥风中闯过的,自然不会引颈待戮,纷纷拿出兵器反抗。一时间,杀声震天响,兵刃碰撞发出的长久的嗡鸣更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按理说动静这么大,而且火把点燃了房屋,火光通天,京城里的巡防官兵早就该到了,可不知怎么,一炷香的时间过去,一个前来查问的都没有。端木凌风苦苦支撑,终见大势已去,在几位兄弟的死命保护下,随手牵来马匹,且战且退,和几个兄弟勉勉强强逃出京城。

不过这个“逃”字说起来也窝囊,毕竟近十天以来,他们每天都经受着各种各样的追捕和暗杀。

甚至有一次,他们疲惫难当,在一个小茶馆歇脚,恰巧遇见一个小乞丐,十一二岁的模样,向他们讨饭吃。端木凌风见那孩子身量瘦小,觉得可怜,放松了警惕,却不曾想那“小乞丐”在走近他的时候,冷不丁给了他一刀。也幸好他反应敏捷,迅速转动身体,才避开要害,不过还是被砍在了右肋下。端木凌风反手一掌,想要反击,没料到对方的速度不逊于他,已经远远躲开,继而逃走了,而他的一个兄弟追出去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后来他们才推断出,那个“小乞丐”应该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杀手“小老儿”,而这个人已经快六十岁了,因为很多年前就疑似金盆洗手,所以大家都没有在意。真不知道他们的背后之人到底是谁,能请得动这位“杀手界的泰斗”。

紧接着,他们又遭遇了两次大规模的截杀。第一次在湖边,他们借着水流逃脱了。第二次发生在一片树林里。因为大家都带着伤,已经筋疲力尽、垂死挣扎了。凌风想着,杀手的目标是自己,何必再连累其他兄弟,便自作主张,用计将杀手们引了过来,帮助兄弟们脱身。在经历了大大小小十几场搏斗之后,他误打误撞,逃到了姬婴和妙裁的茅屋里,总算躲过一劫。当晚,他的过命兄弟叶尘找到了他,将他秘密安顿在一个酒楼里,养了一个多月的伤。

事后统计,因着这次灭门之劫,从云镖局共二十三人被杀,十二人重伤,六人不知所踪,总局被烧十之六七,元气大伤。而这么多天过去了,竟没有听说有一位官员负责调查这件惨案,甚至京兆尹都没有对杀手的缉捕文书。这个闻者心惊听者胆寒的血案,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震动,整件事就好像石沉大海,悄无声息,很快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
有兄弟说,要赶快回京。从云镖局从前与很多达官贵人们打过交道,找个官,朝天子递个陈冤书,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为他们伸冤惩凶,可凌风回想着最近发生的种种事件,越想越觉得蹊跷。虽大仇未报朝不保夕,但他敏锐地意识到,隐忍是现在最明智的做法。

于是凌风看上了马上要去参加春闱的姬婴。

凌风的“报恩”并不单纯,不过他喜欢妙裁的侠义心肠却是实实在在的。他想着,姬婴有仇怨,他也有,大家结伴同行,也好有个照应。

不过方晏清却是个洞察秋毫的老者。他在凌风进门开始,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很久,似乎要看穿他的“阴谋”。凌风也不避讳,大大方方地让他看。方晏清审视半天,也没有得出什么东西,随便问了些姓名住址之类的话,就答应了他借宿的要求。

但是第二天早晨,尚未准备好早饭,方晏清竟拉着凌风手谈一局。这个举动让姬婴和妙裁都有些吃惊,毕竟方晏清病了的这几年,他一直没有再碰棋子,甚至都没有跟姬婴、妙裁下过棋,他曾经告诉姬婴,棋局如战场,观棋如观人。今天这是要“观”端木凌风?

为此最紧张的,并不是当事人端木凌风,毕竟他并不知道老爷子的性子,更不知道他的习惯。他就像对待普通长者一般,自然地坐在了方晏清的对面。棋局摆开,黑白交锋。

但这场面让妙裁很不自在。虽然她嘴上不承认,但姬婴从她不经意摔碎的唯一一个茶壶、错把砚台当茶具、在热面中倒了半碗醋来看,她非常紧张。

姬婴暗笑,妙妙怕是春心萌动啦。

端木凌风陪着方晏清下了很长时间的棋,双方互有胜负,一直下到错过了早饭,最后终于在妙妙再三的催促下,结束了“战斗”。

方晏清似是非常尽兴,笑着问端木:“没想到你小小年纪,又是江湖中人,这棋艺却想不到的好。很少有人能胜过老夫,你算一个!”

端木收拾好抚乱的棋盘,答道:“老先生谬赞了。以前走镖闯荡的时候,常遇见棋艺高超的前辈,招呼晚辈下局棋解解闷。所以,晚辈学棋,是有些功利心的。”

“你过谦了,”方晏清接过妙裁捧过来的茶水,继续说,“你这娃娃棋意又刻薄又稳重,巧妙又不失正气,好得很,好得很……”

“可到底比不过您的棋意老辣。”端木恭维道。

这马屁拍的方晏清很高兴,也让妙妙和姬婴跟着高兴起来。

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了十来天。

这天,端木凌风从城里回来,神情复杂。他忍着吃了午饭,最后还是忍不住了,说:“京城的兄弟们给我传信,让我速回。你们也知道,家里遇见了这么大的变故,很多事还需要我回去处理。我得离开了,不过约莫一个月之后就回来。租住的房钱我会照付,请方前辈和两位姑娘谅解。”

“会有危险吗?”妙妙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去可以吗?要不再等等?”

“我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,刀口舔血的日子过多了,没有关系的。”端木苦笑一下,说,“况且我从云镖局虽然遭受重创,但根基还在。你们放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,也会把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的。”

妙裁也不好再说什么,沉默下去。方晏清从卧室里拿出一封信,交给端木,吩咐道:“你此去京城,正好给老夫做个信使。你将它交给揽月酒楼的大掌柜就好,等对方有什么回信,你再回复给我。”

姬婴和妙裁跟方晏清这么多年,并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友亲朋,更别提信友了,所以都很好奇,凑过脸去看那封信。只见那信密封的很严实,只在信封右下角标了一个“方”字,没有地址,没有收

《妾乃状元郎》精彩评论:

【最后元首】7/10专业德吹,量大管饱。无敌皇帝流,三天更新三军武器,五天搞定大油田,两月横扫北非,六个月登陆英国,一年占领莫斯科。斯大林在绝望中使用了最终决战兵器“共产主义不可抗力铁拳”击中元首下体,世界又恢复了和平。 政治经济依然幼稚,很多剧情亮点作者(酒涩飞香)文笔完全写不出来,爆更请假抽风不要太像元首。一个武器重复吹几十遍,但爱娃都没混到出场三次。优点推演路线合理,挂逼战争还可以。只要不告诉日本大庆有油,怎么开挂援日都没用。ps:最终决战铁拳竟然没有击中起點中文網台灣分站。不可抗力铁拳洪流下,或是本位面德吹最后一本+1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