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》嫡女归来夫君请接嫁 Basher 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69文

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8:21:40

《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》嫡女归来夫君请接嫁 Basher 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69文 连载中

《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》

来源:作者:福禄小哪吒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沈栖迟,云舒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》的小说,是作者福禄小哪吒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沈栖迟退到梁柱后俊脸颓废的摆弄衣裳,一半为酒,一半为她。 独处时刻,更易懊恼令自己出尽丑态的行径。 他烦躁的扯下外衣,那半眯的眸...展开

《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》免费试读

沈栖迟退到梁柱后俊脸颓废的摆弄衣裳,一半为酒,一半为她。

独处时刻,更易懊恼令自己出尽丑态的行径。

他烦躁的扯下外衣,那半眯的眸子里是深深的疲惫,合眼,昨夜酒后的情形立刻亮白在他脑中,流连风尘的女子,注定是迈不进世家门槛的吧...

他有意许她一世情爱,却被她一再婉拒,他甚至荒唐的认为,是有了云舒不知情的介入,才拆散了他与她的姻缘...

不愿做小?

从那女人细长的眉眼中,沈栖迟轻易看出了五分厌弃,不过口中吐出的,永远都只有“她配不上他”此类的言语。

他明白她腻了...

复又睁眼,惊鸿一瞥,乱人心曲。

眼前的女子与她,终究是不同的,沈栖迟一句话憋在嗓间,半晌才闪烁道:“对不起...”

“对不起?”

他抓了抓顶上墨发,无法忽略云舒即便困惑的模样也同样美到心醉,“我...我不知道你会来...”

“你知道了又如何?”

“我要知道,我...”

“昨夜便会歇在我房里?还是索性叫我再多装一日的病患?”

“......”

沈栖迟并不想将做戏说的如此直白,因为太不光彩。云舒却不,左右二人都已挑明了毫无情爱可言,又何必还要遮遮掩掩,让本就荒唐的事情继续难堪下去?

她夺过他手中一团衣裳,抖开,“大哥在瞧我们,别像条死鱼一般,动一动...”

沈栖迟回首,果然对上沈栖流探究的目光,他心中一堵,继而不屑问道,“你那么在意他的看法...也是他让你过来的吧...”

“伸手...”

“云舒...”

“另一只...”

沈栖迟别住两边衣襟,同时也擒上了女子的双手,切断她接下来的动作,“说话...”

莫名的就烦乱起来,挣扎出手,力道不大却不容阻挡。

她侧身过去,吝啬看他:“大哥说...小迟也不是孩子了...我想确该如此...”

“你想说什么...”

云舒难得叹气,只因面对沈栖迟,总有万千无奈涌出,“云城论起沈氏与云氏,早已妇孺皆知,你我出身世家门阀,一言一行必受世人关注,所以你今日难看的模样,不是丢你自己的面,而是丢了相府所有人的面,包括...为了生育你而离世的母亲。”

“你...”

“母亲大人的事是父亲告诉我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云舒仿佛能探人心事似的,与他谈说的每一句都拿捏的恰到好处,比起墨玉几番躲避,讳莫如深,倒真及不上她这般直白。

只是,沈栖迟未必接纳她的劝解。

“父亲老来话多,当真待你比待我还亲了...”

“呵...”云舒嗤笑一声,“拖你的福罢了,父亲提起此事时,从未间断过对你的责骂。”

“是吗...”沈栖迟故作漫不经心的拢好衣裳,“那我也借父亲一言,日日面对我,实在是委屈你这小丫头了...”

“沈栖迟,你懂不懂好歹?”

“纵然是不懂,又当如何?只能望你多担待啊...”

“你!”

这回改为云舒语塞了,剜一眼他那张魅惑众生的面孔,偏偏又是那般欠打!

她一定是猪油蒙了心,才会想要好好劝说他一通,沈安士说的对,孺子不可教!怎就忘了这位风流少爷,惯会的便是这桀骜不驯的腔调!

他若无其事的松开一头墨发,发丝飞也似的拂过女子的眉眼,甘醇的酒味儿略显厚重,定是沾染了花街柳巷的世俗气息...

当真不知检点!

想到此,云舒忍不住出言挖苦:“其实你若学习成为大哥一样品性举止俱佳的模样,指不定父亲就瞧得上你了。”

沈栖迟捆绑发尾的动作一滞,冷冷抬眸,“学习他...大哥...真就那么了不得吗...”

云舒偏过身子不曾与之对视,自然也未察觉他逐渐阴郁的眼神。

她理所当然道:“什么了不得...你说的是什么话,你自己的兄长还不了解吗?温和从容,谦逊有礼是每个男子都该具备的品质...”

“温和从容,谦逊有礼...”

沈栖迟抚平腰间褶皱,将镶了玉的绢带环上去,“呵...还品质...究竟是父亲瞧得上...还是你云舒瞧得上...”

温玉碰撞几许相搭在了一块儿,男子又扯了扯袖口,目光如炬的看向她。

“沈栖迟,你...”

粗略收拾好后,沈栖迟少了三分空乏,多了五分凌厉,然而一双妖冶美眸则被淋上了十分的晦暗...

云舒感到头顶微微发麻,双腿不听使唤的向后退了两步。

她怕他?准确说是厌恶中夹了些畏怯...

是啊...想远离也是情理之中的,沈栖流那么好,陌上公子眉眼若画,只是挑唇浅笑的模样,便足以吸引旁人了,他沈栖迟在她眼中又算什么呢?

只会强人所难的粗鲁莽夫?

他不痛快,并非嫉妒沈栖流得人青睐在他之上,父亲偏宠长子他也从未有过不满,因为父亲是兄弟二人共有的,可云舒...却不能是!

肢体的反应通常抢先思绪之前,当云舒的手腕被他紧紧捏住时,他才明白自己太过强势...

“你...你真是毫无礼数,松手...”

放开她是一瞬间的想法,由她此话一出,他便打消了主意,握的更紧,“自然是不存在礼数的,你不是早就知晓了?”

“莫名其妙,你要做什么...”

“啊...”沈栖迟臂上使力,女子轻柔的身子便撞上他的胸膛。

从云舒的方向望去,男子纤长的手指白皙均匀,衬起女子的肤色几乎可以相媲美...

就是这样一双本该写诗作画的手,现下却粗鄙唐突,擒在了小小女子的腕间...

于是她大力挣扎,“...放开我...好疼...”

“难为你生了张聪明面孔,不想却是如此肤浅,不过抛给你两句花言巧语,你就尽信了?”

“我不懂你说什么...啊...”

沈栖迟暗有所指,不打算挑明,“便是要你不懂啊...某些被认为具备良好品质的人,不就最爱挑你这样的笨丫头揉捏吗?”

“胡说什么你...放手...我让你放手...”

云舒的小脸因疼痛涌现出愤懑,又因上头鲜活迷蒙的男性气息不停逼近,而染上一绺绯色...

羞愤并存的模样艳若桃李,急急痛喘的声响有一部分隐进甜美的嗓间,再倾泻袭来的娇哼无疑更具撩逗力,沈栖迟扬了扬紧绷的下颌,一圈胡茬让他成熟了不止一点点...

“沈栖迟,你...你再不松手...我就喊人了...”

“喊啊...你自喊去,正好让你瞧得上的沈大公子,为你上演一出英雄救美,岂不太美?”

“你...无耻!”云舒腾出另一只手想要去掰开沈栖迟的手,怎料被她滑腻的肌肤轻重摩擦,更惹沈栖迟异感频发...

“云舒...”男子顾不上怜香惜玉,嗓间似被牵拉绞紧,下一秒呢喃她的闺名时已醇灼盈热,“云舒...”

《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福禄小哪吒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沈栖迟,云舒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福禄小哪吒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嫡女当嫁:腹黑夫君太会宠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沈栖迟,云舒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