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穹天劫》穹天劫孩子是谁的 同人志 穹天劫健全文

更新时间:2019-08-13 20:16:20

《穹天劫》穹天劫孩子是谁的 同人志 穹天劫健全文 已完结

《穹天劫》

来源:作者:雨中小妖分类:架空主角:桑珠,银甲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雨中小妖原创的架空小说《穹天劫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桑珠,银甲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桐紫儿一怔,委屈地咬了咬唇,缓缓松开了环抱在他腰上的手:“缈……”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垂下脑袋,不安地绞扯着袖子小声说道:“今天...展开

《穹天劫》免费试读

桐紫儿一怔,委屈地咬了咬唇,缓缓松开了环抱在他腰上的手:“缈……”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垂下脑袋,不安地绞扯着袖子小声说道:“今天,今天是采花节……所以,你可不可以……陪着我?”她抬头看他,美眸中漾着几许期盼和羞涩。

少年漠然退后一步,屈膝行礼,沙哑的嗓音平板冷淡:“卑职此行的任务是保护公主和世子殿下的安全,身负重责,不敢渎职,望公主见谅!”话毕,他霍然转身,毫不犹豫地迈步离去。

“缈!”桐紫儿的眼中忽地浮起了一抹水雾,急切地伸出手,却只抓到了一缕空气。

看着那抹渐行渐远的冷漠背影,她眼中的雾气倏地化作水珠滚落了面颊,无限伤心委屈地跌坐在草地上,紧咬着唇默默流泪。

“公主!”一袭莹绿色的身影缓缓走到哭泣的少女面前,蹲下身疼惜地摸了摸她如瀑的长发。

“珠儿姐姐。”桐紫儿抬起楚楚可怜的甜美脸蛋儿,望着面前眉目如画,柔美纤婉的女子,眼中的委屈越发的浓烈:“珠儿姐姐……我是不是很讨人厌?”她的声音哽咽着,泪水如断线的珍珠。

“谁说的,格来公主是咱们象雄最可爱的小公主了,谁见着你都喜欢呢,宠你都来不及了,怎么会讨厌你呢?”桑珠笑着,拿出锦帕温柔地替她擦拭脸上的泪痕。

“可是,缈不喜欢我。”桐紫儿委屈地瘪了瘪嘴巴,一脸的孩子气,眼看着泪花又在眼眶里打转:“他……他不愿意理我。”

桑珠瞄了眼远处少年的身影,如水的眼眸中掠过了一丝隐痛。看着面前甜美纯真的少女,她幽幽叹息了一声,婉转安慰道:“你贵为公主,又是甬帝唯一的掌上明珠,而缈身为禁卫领军,只是一介卑微的臣子,你们的身份是不允许太过亲近的啊!”

“我根本就不介意啊,而且……”桐紫儿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,目光有些痴迷地望向远处少年的身影缓缓说道:“在他面前,我从来就不当自己是公主……甚至,甚至卑微到只期望他能多看我一眼,哪怕只是一眼,我都会觉得很幸福……我是真的,真的很喜欢他啊!”

桑珠忽地怔住,桐紫儿忧伤的话语不经意间如针刺中了她心底埋藏了多年的秘密,那是一份不为人知的情愫,在她心底整整埋藏了九年。是的,她比谁都能体会到那种卑微的期盼,哪怕那个人的目光能在她身上落下短暂的一瞥,便觉得天地间都亮了起来。

“他是那么的与众不同……”桐紫儿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幽幽传来:“虽然他总是那般的淡漠、疏离,默默地站在人群中,可是他的身上却有一种能够引人注目的气质,就像有一团无形的光芒笼罩着,让人一眼就会被他吸引。”

她又是一惊,蓦然睁大眼看向桐紫儿,心脏在那一瞬间陡然狂跳起来。然而,映入她眼底的却只是一张纯真痴迷的甜美侧颜。

她缓缓平复下刚刚一瞬间的惊慌,顺着桐紫儿的目光看过去——远处,王公贵族的男子休息区内,一袭胜雪的白色身影负手立于金帐之前,金线刺绣的广袖鹏纹在阳光下若隐若现,及腰的泼墨长发自那张神祗般俊美非凡的脸旁垂泄。在他对面,青衫银甲的少年垂首恭立,漠然冷清的脸在玄铁面具下越显白晰透明,衬得紧抿的红唇若樱。初夏的阳光清澈、纯净,薄薄一层如金粉洒将下来,为那两抹身影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泽。视线中,那副画面如此的完美!

“珠儿姐姐……珠儿姐姐……”桐紫儿的声音蓦然将她恍惚的神智拉了回来。

“你怎么了?”桐紫儿一脸关切地看着她,轻扯着她的衣袖:“你的脸色怎么变得如此苍白,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?”

桑珠闻言仓皇抬手抚向自己的脸颊,手指冰冷的触感令她自己悚然一惊。

面对着桐紫儿纯真关切的目光,她强颜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,摇了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

“真的没事吗……”桐紫儿仍不放心地看着她。

“我真的没事,只是……只是有一些口渴,桑珠暂先失陪了。”她胡乱编了个借口,匆匆行礼后便往自己的帐蓬跑去。

一口气冲入帐蓬后,桑珠再也抑制不住心底那阵阵冰凉之意,紧依着帐壁滑坐到地毯上。阳光下的那副画面仍旧清晰地在她眼前浮现,完美得令她觉得刺眼——同样的清冷疏离,同样的孤傲漠然,同样的光芒耀眼,那两个人竟有着惊人相似的气质!

是夜,歌舞之声散去,山腰上一堆堆的篝火渐渐熄灭。一轮皎洁的明月挂上深蓝的苍穹,静静地俯望着珠玛神山上的人们。山上的气温入夜之后便骤降下去,空气中渗着冰冷的寒气。守夜的禁卫们举着火把在各处营区的帐蓬外围巡视着,温热的吐息在夜色中凝结成缕缕白烟。

王室贵族的男子营区外,一道高大魁梧的人影无声地立在月影下,等待着缓缓自夜色中走来的少年。巡视完营区各处的哨岗之后,已是子正时分,人们已梦至正酣,夜色中只听得火把燃烧的声响,偶尔会有几声野兽的呜咽从遥远的黑暗中飘过来。

举着火把自夜色中走来的少年远远看到那道人影,愣了一下,快步迎上去,恭谨地立在那人面前,低声道:“父亲,您怎么还没休息?”

火光的映射下,少年脸上的玄铁面具泛着一丝温暖的光泽。桑吉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少年,半晌,将一件厚暧的长绒皮袍轻轻披上了他瘦削的肩头:“山上夜寒,巡夜要多穿件衣裳。”

裹在皮袍下的瘦削人形怔了怔,面具下,那双如星子般清冷的眼眸中倏地闪过了一抹微光。

“阿缈……”桑吉的手搭在少年的肩头上僵了一下,张了嘴却终是没有说什么,最后只是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转身离去。

夜色中,那一抹高大的背影竟显有些弯曲,透着几许沉重和苍老。

次日,阳光明媚,暖风微熏,满山遍野的花儿争奇斗艳,开得眼花缭乱。

穿形在花海之中的纤纤少女们欢歌嬉闹,轻柔的衣袂裙带如彩蝶飞扬,多姿多彩,迷醉了无数双年轻炽热的眼睛。

“人是哪里来的哟……”

“人本是猴子,会穿树皮、会用石打鹿,猴子变成了人呀哪!”

“人是靠啥为生的哟……”

“那时没有粮食,人用石头,再用木棍,后来用了箭打鹿为生呀哪!”

“粮食是从哪里来的哟……”

“粮食原来是草籽籽,野果子,是珠玛(猴)采来的,才变成粮食呀哪!”

“珠玛是谁哟……”

“珠玛是我们的祖先神……”

少女们站在花丛中唱着千百年来流传的歌谣,少年们站在道旁一唱一合,蓝天白云之下,歌满翠微,情溢山泉。

桑珠与其他贵族的少女们一起跟随在公主桐紫儿身旁,随行的禁卫们远远地守护在花丛外。摒褪了身份地位的束缚,这些金枝玉叶的少女们难得如此的自由自在,一个个都如雀跃的小鸟在百花丛中嬉戏笑闹,采摘着最美的花儿,含羞带怯地望向自己心仪的男子。

桐紫儿采了一大束深浅大小不一的紫色花儿,一如她的名字,她喜欢紫色的花。

“公主采的花儿都好漂亮哦!”

“这么美的花儿,一定是要送给最优秀的少年的啰!”

少女们纷纷围拢过来,嬉笑着逗得桐紫儿甜美的脸蛋儿上红霞尽染。

“你们的不也一样么?”她捧着大束的花朵,羞涩地笑了笑,然后跑向桑珠身旁。

“珠儿姐姐,你的花呢?”

所有少女的手中或多或少都捧了一些花朵,唯独桑珠两手空空地站在花丛中,沉默地望着嬉闹的少女们,柔美的莹绿身影仿佛不染烟尘的仙女。

桑珠看着桐紫儿手中那一大束紫色的花儿,笑了笑问道:“这是要送给缈的么?”

桐紫儿轻咬粉唇,羞涩地点了点,一双美目热切转向花丛外那个青衫银甲的少年。

“珠儿姐姐……”她忽然小声地问道:“缈会喜欢我送的花么?”她的脸上又是甜蜜又是期待,隐隐还夹杂着一丝不安。

看着桐紫儿纯真甜美的脸,桑珠犹豫了一下,不忍看到她失望的神情,缓缓点头道:“这么漂亮的花儿,谁会不喜欢呢。”话落,她牵起了她的手朝花丛外走去。

《穹天劫》精彩评论:

的确是人道的天堂。“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”,这句话才是《穹天劫》想要阐述的主旨。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,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;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,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;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;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。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,实现无量功德笼罩,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,迈入黄金时代,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