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血蜘蛛》黑蜘蛛 免费下载 血蜘蛛总受

更新时间:2019-08-13 16:37:36

《血蜘蛛》黑蜘蛛 免费下载 血蜘蛛总受 已完结

《血蜘蛛》

来源:作者:青豆酒分类:现代都市主角:阿宁,静姨

完结小说《血蜘蛛》是青豆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都市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阿宁,静姨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“不。”纤纤顿了顿,“是在座的你们都有危险,而我么,我现在还不是你们家的人。” 圆圆抹一抹泪道:“所以你觉得自己很安全了是么,说...展开

《血蜘蛛》免费试读

“不。”纤纤顿了顿,“是在座的你们都有危险,而我么,我现在还不是你们家的人。”

圆圆抹一抹泪道:“所以你觉得自己很安全了是么,说不定下一个找的就是你。”

“好了。”阿宁看了看众人,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都要小心,没事别单独一个人上哪。”

阿宁话一出口,纤纤就笑起来:“说不定单独待着还安全一点呢,指不定凶手什么的,就在我们这里面——”说完仔细瞧了众人的神情,转口道,“开个玩笑,已经很晚了,大家都回去睡吧,明天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,说不定明天咱们之中又会少一个人了。”说完打了打哈欠,拉着阿宁准备回去睡了。

蒋天跟海子一起,圆圆跟小艾一起,都两两的散了。

次日一大早,外婆已经带着三个女儿都上了一趟老屋,珠姨提了水桶,用抹布使劲的擦去墙上的血字,外婆到废墟里东找西捡。

村上的人大多也知道了昨夜里老太太的老屋被烧了的事,纷纷过来寒暄了几句,表面上同情关切,待到一转身,几个女人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。

几个小辈们因为昨晚太晚才睡,所以都没能很早的起来,海子跟蒋天还是依旧去据木头再做木船。阿宁带着小艾去井边洗衣服,圆圆跟纤纤还在睡,伟伟跟着外公和大姨父们去了地里。

阿宁跟小艾洗完衣服回来,小艾进去叫圆圆起来,将圆圆叫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小姑娘哭了。

“圆圆,你怎么了?”

“小艾姐姐,我昨天梦见小妹了,我好想她,我好想她——你说,小妹真的是被血蜘蛛咬死的么,血蜘蛛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连外婆都露出害怕的表情?”

“我出生的时候,血蜘蛛已经没有了,长辈们说的关于血蜘蛛的事情,我一件都不知道,我只是知道,外婆说过,血蜘蛛专门吸血,以前村上的袁生叔跟裕平叔就是被血蜘蛛咬死的。”

圆圆继续问:“被血蜘蛛咬死会怎么样呢?可是小妹要是被咬死的话,为什么又会跌在石板上呢?”

小艾解释不了,只能沉默。半晌圆圆又道:“那天晚上,你说小妹撞破妈妈跟大姨父的事情的那天晚上,小妹怎么会去刚好撞破他们的事情呢?”

“那天晚上,小妹一直说要去找什么小木雕——对了,小妹的小木雕倒是还没找到,现在老屋也被烧了,小妹的小木雕不知道在哪里,小妹那么喜欢那小木雕,应该早些帮她找到的。”

“小木雕,是那支雕刻着小娃娃的小木雕么?”圆圆想了一下,“是了,那是爸爸在她生日的时候买给她的,去年过年回来,她应该把小木雕落在太奶奶屋里了。”

两个人眼里都流露出悲伤的神色,都沉默着,知道阿宁推门进来,叫两个人出去吃饭。

吃饭的时候圆圆突然问:“外婆,太***屋子被烧得很严重么?里面的东西都被烧完了么?”

外婆叹一口:“收拾了一些了,堆在上屋的杂物木房子里,你们几个孩子下午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就去整理整理吧,毕竟那是老太太留下来的东西。”

阿宁说了声好,圆圆最先放下筷子,静姨叫着她让她多吃点,圆圆放下碗:“不了,我要去找小妹的小木雕。”

阿宁也放下碗筷,说是要陪着圆圆一起过去,两个人一起去了上面的屋子,圆圆在杂物里翻找着,阿宁将东西都拾掇拾掇,过了一会儿,圆圆从杂物堆里抬起脸来:“姐姐,我去老屋里找找,这儿好像没看见有。”

阿宁说了句去吧,过了一会儿,纤纤跟小艾也来了,纤纤没看见圆圆,问了一句:“圆圆呢?”

“她去老屋了。”脚边已经整理出一大袋的垃圾,阿宁看着小艾,“小艾,将这些不要的东西都扔巷子后头的垃圾沟里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小艾拎着一大袋子的垃圾出去了,纤纤倚在门框边,说:“姐,我觉得吧——小辈们还是不要单独行动的好,指不定呢又要出什么事。”

阿宁想起她昨天晚上说的那句,指不定明天我们当中又要少一个人。一时觉得她乌鸦嘴,指了指外头的杂物说,“你整整这些,我去里头收拾一下。”

纤纤也不过顺口那么一说,加上也是担心,却没想到,一语成谶。

她在外头不过低头整理一下杂物,突然便听见“啊——”的一声大叫。

那个声音——像是圆圆。

纤纤听见这一声叫喊,赶紧跑到老屋,烧成废墟的老屋子一片黑灰的低矮土墙,不高的门框已经烧断一半,半折着弯下来,纤纤矮着身子进去,一眼便看见躺在地上的圆圆,小姑娘眼睛还是睁着的,嘴角汩汩冒出黑色的血,脖颈上一点黑色,抽出一条血丝来,手上半握着一只小娃娃木雕,纤纤蹲下身去探一探她的鼻息,小姑娘已经是没气了,她手还没收回来,已经死了的圆圆嘴里冒出大股的黑血来,吓得纤纤“啊——”的一声跌坐在地上。

同样被这声音吸引过来的,还有阿宁,阿宁推开只剩半截的木头门进来,一眼看见这个情况,额间突突地跳: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

“姐,我不知道——我不知道,姐……我只是在屋外收拾东西,我听见老屋有人叫了一声,我就跑过来,我不知道圆圆为什么就死了——”她越说越慌,手上被沾着的大滩黑血还在滴,她看着自己的手,手心里全是黑色的血渍。

接着跑进来的是小艾,小艾看了一眼躺在地上,脸上大滩黑色的圆圆,大喊了一声“圆圆——”立刻扑过去,掌起圆圆的头,抬手探到她的鼻息,已经是没气了,似不能接受般,小艾使劲的晃着小姑娘:“圆圆,圆圆——”

阿宁一瞬不瞬地盯着纤纤,纤纤显然也是被吓到了,小艾突然转过身来,脸上的表情是愤怒或悲戚或者……无法形容,她抬起手,指尖是一根头发,那根头发尽管已经被血色染黑,却还能依稀看见泛黄的发质,小艾颤着声音,指尖都在发抖,眼睛直直看向纤纤: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圆圆的嘴里,也有你的头发,为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——我真的不知道,我一来圆圆就死了——”

“够了——”阿宁眼角已经落下泪来,过去同小艾已经将圆圆扶起来,阿宁望着那根头发,“小妹是这样,圆圆也是这样,一次这样,两次也这样,你说凶手要陷害你,但是凶手为什么单单只陷害你?”

如姨跟静姨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,静姨刚进门,等看清那满脸黑血的是她的女儿,一口气提不上来,晕死过去。

“静姨,静姨——”

接连死了三个小辈,一大家子似乎都被灰暗笼罩了,外婆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花白完了,静姨也昏迷不醒,外公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烟袋,九岁的伟伟哭得喘不过气来。

小艾坐在门边,眼睛已肿得核桃般大,嘴里喃喃地:“小妹死了,圆圆也死了……下一个,下一个肯定就是我了,肯定就是我了……”

阿宁紧紧地抱着她:“不会的小艾,不会的,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弄清楚的,一定会把事情弄清楚的。”

蒋天跟海子从山上下来,蒋天跑进堂屋,脸上还带着困惑:“怎么了,又发生了什么事情——”

话还未完,看见蹲在墙角边哭的纤纤,不停抽着烟的外公,还有阿宁跟哭得一抽一抽的小艾,目光最后落在屋子里面,漆黑的灵牌下面,摆着一张草席,草席上静静躺着的,是圆圆。

他指节握得发白:“姐,怎么回事?”

阿宁刚哭过,眼睛还是肿着的:“就在今天吃完午饭过后……我在上屋里整理东西,然后听见一声大叫,我听见那声音像是从太奶奶屋子里传来的,便跑上去看看,结果……结果……”

蒋天听完后几步走进去看尸体,圆圆脸上的黑血已经被擦拭干净了,脖颈处的黑色血渍还留着,他仔细看过,那症状跟曹远是没什么两样的。

“圆圆,是被血蜘蛛咬死的?”他问。

没人回答,众人都不说话,阿宁抽噎道:“这个事情,你应该好好问问纤纤,她是第一个发现圆圆的尸体的,我过去的时候,看见她手上满是血,黑色的血,还有,小妹死的时候,圆圆死的时候,我们都在她们的嘴里,发现了纤纤的头发。”

蒋天的目光转向纤纤,纤纤显得很激动:“怎么,你们现在都来怀疑我,我什么都没做过,我只是在屋外收拾着东西,我也是听见一声大喊才跑去老屋的,我进去的时候圆圆已经死了,她满嘴都是黑色的血,我就探了一下她还有没有气,然后……然后那些血,在她嘴里的那些血,就像涌了出来一样,全部,全部都沾在我的手上,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蒋天又问:“你进去的时候,有没有看见其他什么人,或者——”

《血蜘蛛》精彩评论:

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。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,轻松自在,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,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,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,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,不发一点工资,简直毫无鬼权!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?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,关系铁硬,结果投诉无门,重陷水深火热,一行血泪流下啊!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,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!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