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一旦错过》一旦错过就是永远 免费阅读 一旦错过章节在线试读

更新时间:2019-08-08 16:13:07

《一旦错过》一旦错过就是永远 免费阅读  一旦错过章节在线试读 已完结

《一旦错过》

来源:作者:刘国强分类:出版主角:齐姬,雷蕾

经典小说《一旦错过》由刘国强所编写的出版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齐姬,雷蕾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我跟雷蕾由舞伴升级到性伙伴,我们杂志社的小艾成了“催化剂”。小艾对我说,“大头鱼”(总编的绰号)把自己打扮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和尚形...展开

《一旦错过》免费试读

我跟雷蕾由舞伴升级到性伙伴,我们杂志社的小艾成了“催化剂”。小艾对我说,“大头鱼”(总编的绰号)把自己打扮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和尚形象,实则是一个偷女人的骚和尚,一个不折不扣的老色鬼。我无耻地问她,你见过他那二两肉咋的?什么二两肉?男人比女人多的那二两肉。我以为小艾会跟我翻脸呢,小艾只是腾地红了一下脸,笑骂道:我手里要是有把刀,非把你那二两肉割了不可!我张开双手扮成求援的样子:你这样大气的女孩,扔块猪肉半子眼都不眨,还少这二两肉添秤啊?小艾啪地打我胳膊一下,去去去,少跟我摆造型!

我大喜过望。据我判断,女人要跟你探讨这么技术性的问题不翻脸,离上床就不远了。

三天之后,当我的二两肉亮在小艾面前,小艾不但没割,比扒香蕉都麻利,三把两把扒光了自己的香蕉皮,杏黄色套裙,一打挺,在床上摆个白花花的“大”字,闭上那双毛绒绒的大眼睛。我哪抗得了这个啊?“二两肉”像饿红眼睛的白天鹅那样“引颈向前”,朝她身体的“缺处”冲刺。小艾在床上疯得很,把身体缩成个肉团,大呼小叫,以臀为轴,可床转,不停地转。转歪了,我们一齐掉在地上——因为我们抱得太紧了,两个人掉在地毯上仍然没分开,继续转……

我惊讶得差点喷饭——我跟小艾在宾馆转在一起的活动,竟是雷蕾一手安排的!

小艾告诉我这个信息,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:小艾,你知道我跟雷蕾是什么关系吗?小艾的嘴一歪:不就计划扯结婚证吗,有什么了不起!

事后我问雷蕾,雷蕾说这叫“资源共享”,我跟小艾那么好,应该资源共享。我知道自己花心,愿意这样资源共享,甚至多多益善,来者不拒。但我还是想装一把,表明我对雷蕾如何如何的好。要知道,雷蕾是浑身上下都会说话的女人,处处都是动感拍节,永无休止符号,太撩人啦!可我已经跟小艾上了床,心里发虚,话一出口,拐弯了:对不起,我这人有病,性抵抗力太弱。雷蕾笑了,说别谦虚了,这叫没病。我愕然。雷蕾说,要是有病,小艾会告诉我。我再次愕然。我敢说,在中国,很少遇见这样的女人,以支持男友花心的方式,“取悦”男友。过后我觉得我跟雷蕾的爱情彻底完蛋了,能持这样性观念的女人,自己又怎样呢?老婆还没过门就让我戴上绿帽子,太过分了吧?

我对戴绿帽子已经心有余悸。在那个周末的大学舞会上,齐姬把我给钓上来了。两周后,齐姬把我带回到她家的床上。齐姬说,你太有舞蹈天赋啦,应该搞舞蹈哇,上这种破大学,瞎材料了。我淫秽地说,舞什么蹈啊,还不如“屋里倒”呢!齐姬拧一下我胳膊,说,馋猫一个,行啦行啦,让你阴谋得逞吧。

我那阵子曾经专心致志地恶补唐诗宋词,什么王勃王维王昌龄,李白李煜李商隐,苏询苏辙苏东坡,一礼拜至少背七首,见绿就是“菜”,连诗人的生平、野趣都往筐里剜,把所有的情诗都当成补品,补得诗风词柳绿化了嘴巴,连读中文的齐姬都甘拜下风,我跟她对诗,一对一卡壳,很难对上我的“下联”,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地。我那时候太机械,还不会隔着锅台上炕。惟恐跟齐姬对不上夹,落得婚后给她提鞋。哪赶得上现在的男女啊,一见面就上手。我们也山盟海誓、水枯石烂的,在床上,下了床还想上床。

齐姬这丫头肚里真有货。我背了那么多唐诗宋词,却被她的打油诗“震”住了。

那天我正嘴丫子冒白沫,哇啦哇啦背《春江花月夜》呢,齐姬说,你那玩艺太老,我教你一首新诗吧。什么新诗?噢,确切地说,是一副新对联。 什么对联?

齐姬嘻嘻一笑,玉手倒背,歪起头,说,上联是:只要生活过得去,下联为:宁可帽子带点绿。

我听这话极不舒服。有种不好的预感。那情形,就像就人向我打小报告:你女朋友跟某某男人勾搭上了。就算是无中生有,还是让人心生不快。

我故意抓她的破绽:连个横批都没有,算什么对联啊?

有哇!

什么?

忍者神龟。

一个大大的绵团弹射塞我的咽喉,我无话可说。

可那时,说什么都没用,我们天天胶在一起,如火如荼。青春、热血、体温、肉欲,胜过一切。这些,就是世界的全部。退一步说,就算齐姬真的有外心了,我也决不会退缩。相反,那只能激起我的斗志。向前,向前,向前!所有自然界的动物都这样,我也概莫能外。

我们都有共同的爱好:互相勾引。为了齐姬,我两次考试“挂科”,让学校亮了黄牌。瘾头正大呢,齐姬说,洪飞啊,我们得精兵简政。什么叫精兵简政啊?就是,削减见面次数。齐姬的理由是:即爱美人又不失江山。我心存感激。在大学里,采到美女校花已不容易,博得美女护驾保江山,则难上加难啊!看我这运气,伸手就摸个“金条美女”!能看风景还顾家,这样的伉俪打着灯笼都难找哇!为“江山”计,我们由天天见,减为隔天见,再减为一周一见。齐姬说,晚上她也得点灯熬油“吃小锅”了,好几科分数压了警戒线,太悬啦。“精兵简政”还不到一个月,柳明名笑嘻嘻地问我:怎么样啊洪飞,绿帽子戴的得劲儿吗?见我的脸板成了谜面,这家伙又剩胜追击:当代的绿帽子倒不是什么缺货,供大于求。关键要得劲儿,不松不紧,戴着舒服。

根据柳明名的举报线索,我按图索骥,在那个月挂柳稍头的晚上,我把诗词朗诵得走了调,拳擂破锣。月光如洗,清丽如昼,甬路上,我看见那对狗男女的脑袋睾丸一样举在半空。嘴对嘴!月光之剪,把他们极具特征的形象边款勾勒得非常清晰,双头一人!我立刻毛发炸起,热血倒灌,一个冲刺飞过去,扑住邱者揪起他的后衣领:操你妈个×,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?

明明是你欺负我,怎么还倒打一耙呢?邱者指着我抓他的手说,很冷静。

你竟敢和她……

你松开手,这不怪他。齐姬说。

你怎么能这样?

怎么样?我又不是你包的2NAI,凭什么干涉我的自由,你是我什么人哪?

夜色中,没人看见我的脸比月光还白,却看见我啪地拍一下自己的脑瓜盖,如同拍打一下就要随手扔掉的破盆。

我拂袖而去。

除了拂袖而去,我又能怎样呢?

我不在乎邱者身为大学校长儿子的地位,但我不能不在乎齐姬的“内引外联”。

杂志社广告吃紧,“大头鱼”十分焦急。大头鱼说,咱们进行“招标制”。谁要能整上来广告,期期不漏版,外加“插页子”50万,半年以后,我就提他为副主编。大头鱼怕诱惑不够,还弄了个升级版——对外,这个“副”字也不太好看。不如这样,杂志上印上“执行主编”。什么叫执行?就是“说了算的意思”。别看对内仍然是中层干部,对外可就有力度了。这样的外交政策,有利于打开局面。

这话太诱惑了!好像专门为我量身定做一样,听的我热血沸腾,脸发烧,手心冒汗,怦怦怦,腔子里直打鼓。

我算了算,去了封面不上广告,封二封三封底每期6万,总计半年才86万,应该不成问题。我迅速在我的朋友堆里“扫描”一下,光企业家就不下数十人。我心里怦怦直跳,生怕有人抢了这个肥缺。可是,大头鱼把这个广告重播好几次了,始终没人搭茬。这天晚上,大头鱼“出血”请客,在一家我们为之欢呼雀跃的饭店。大头鱼可是有名的小抠,上回小吃部都疼得呲牙咧嘴,从未这么大方过。酒劲一上来,大头鱼的话就像拆闸的车,把持不住了,嘴丫子直冒沫子,白话起来没个完。桌上一片吞咽声,谁有空听啊?冷丁地,大头鱼发现盘子大都见了底,幡然省悟:**,菜全搂光啦?

大头鱼那句改装的话,还算有点新意与气魄:杂志社要向钱看,多挣钱才是硬道理。力争在三年内,把大家的车子和房子解决了。至此,大家才来了情绪,集体抽筋那样疯起来,群魔乱舞,嗷嗷叫,酒杯碰得当当响。但是,当大头鱼问谁来挑头时,包房里鸦雀无声,一圈脑袋都缩进战壕里,生怕抬头挨了子弹。

只有我不知道这是一道“婊子菜”,还想尝鲜呢,一不留神,这只“红绣球”就砸在我的头上。

借我上厕所之机,小艾扯扯我的衣袖:你可别瞎扯啦,给谁当垫背呢,多亏呀。我说,不是对大家都好吗?好什么好哇,你以为你能当上副主编啊,我告诉你,大头鱼可是玩皮筋的出身!

我无声地笑笑,回了包房。我也听过风言风雨,小艾跟大头鱼有一腿。

此时,在我被“忽悠们”烫了几次之后,许多话都是耳旁风,过耳不留。我刚到杂志社,谁说话我都信,没曾想,那些话二八扣都扣不住。烫了几回满身大泡以后,走向另一个极端,谁的话我都不信。这个时候,跟大头鱼有一腿的小艾跟我扯这个,我脑袋又没进水,怎么会信她的?要信也得信大头鱼,好歹人家是总编啊!这就像市场上的“天价”产品,再打折,也比地摊上的东西强。结果,这回我又错了。岂止是大泡啊,我让大头鱼烫掉了一层皮!我怎么没想到,“天价”的东西价格压得再低,也是“准天

《一旦错过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刘国强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齐姬,雷蕾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刘国强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旦错过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齐姬,雷蕾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